中國婦女報 | 青年“科研學霸”高聯麗:讓機器的視覺認知能力向人類逼近

文:中國婦女報·中國婦女網記者 任然 / 來源:新聞中心 / 2019-10-23 / 點擊量:1616

  編者按:2019年10月23日出版的《中國婦女報》刊登題為《青橙獎百萬獎金獲得者,青年“科研學霸”高聯麗:讓機器的視覺認知能力向人類逼近》的專訪,深入報道了阿里巴巴達摩院第二屆青橙獎獲獎者、我校計算機學院高聯麗副教授。

中國婦女報.png 

  “我的科研工作是讓機器人像人一樣,而我的教師工作是讓真正的人能成長、會創新、有收獲。”

  近日,阿里巴巴達摩院揭曉了第二屆青橙獎獲獎名單。青橙獎只頒給35周歲以下或博士畢業6年內的青年學者。去年,僅有9位青年學者符合要求獲獎。

  今年,10位來自信息技術、芯片、智能制造等基礎研究領域的青年科研學者,獲得了這一獎項,他們將獲得達摩院提供的100萬元人民幣獎金和全方位的研發資源支持。其中,獎金由獲獎人自由支配。

  10位獲獎科研學者中,有兩名女性。今年32歲的高聯麗,便是其中一名。

  高聯麗,2009年本科畢業于電子科技大學,2010年赴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讀博。2014年回校任教,擔任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院特聘副教授。

  從其博士學習開始,至今近十年,已累計發表論文82篇。電子科技大學官網上介紹,其在國際頂級期刊和會議上發表論文共計49篇。

  有哪些國際頂級期刊和會議呢?官網列舉,如CCF A類會議,即中國計算機協會最高級別會議;IEEE,即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協會,一個國際性的電子技術與信息科學工程師的協會,是目前美國最大的非營利性專業技術學會,會員遍布160多個國家;CVPR,為IEEE舉辦的計算機視覺和模式識別領域的頂級會議;ACM,創立于1947年,世界上第一個科學性及教育性計算機學會;AAAI/IJCAI,即美國人工智能協會……

  “太厲害了,一般科研學者,如此年輕,能在這些級別的機構發出一兩篇來,就已算是了不起的談資了。”一位業內人士評價。在其學科中,全國范圍內,高聯麗已是名副其實的青年“科研學霸”。位于電子科技大學的創新中心大樓,高聯麗的辦公室里,一束黃白色插花,擺放在屋子正中央的小茶幾上,讓辦公室顯得生機勃勃。

  高聯麗,白色帽衫、淺藍色牛仔褲、運動鞋、高馬尾,一邊面對著工作臺上的兩臺電腦,一邊和自己的學生輕聲交流。若不是早知她已是帶有十幾名碩士生、博士生的副教授,走在校園里,一定會被認為只是名普通學生。

  “當年選學計算機,只是因為覺得學這個超酷。”“目前,機器能代替的工作,都是一些簡單的、重復性強的工作。就像‘奔跑吧兄弟’節目里某一期中,播出的一個送牛奶的機器人一樣。高度復雜或者需要創新力很強的工作在短時間內還很難實現。”

  高聯麗的語言,活潑有活力。正如她所說,她只是個普通學生,大學時和很多女生一樣,喜歡追韓劇、玩游戲。現在,她仍舊愛聊天、愛看電影、愛逛街……

  在她看來,人工智能是個交叉學科,包括計算機、動力學、物理學、電力學、腦科學、生物學……最終目的是實現讓機器人像人一樣思考和創造,為人類服務,讓人類生活更便捷。

  “她讓機器的視覺認知能力向人類水準逼近”,這是阿里巴巴達摩院在青橙獎頒獎會上,給予高聯麗的頒獎詞。

  雖然常常是一年有近二十個項目同時開展,還要高質量地兼顧教學工作,高聯麗也不愿太強調她工作繁重,每天要工作多少時長,她更看重的是“平衡”,并倡導要快樂科研——“身體健康第一,快樂排第二,第三才是科研。擁有健康的身心,才能去搞科研”。

  或也正基于此,面對時下各大企業對人工智能高端人才開出的高薪待遇誘惑,高聯麗仍選擇留在學校。

  她說:“做一名快樂的科研工作者和快樂的老師,都是我向往的,而這兩者是可以做到有機統一不沖突的。這或許將是我未來的主要角色。”

普通學生

  記者:您是大學畢業后,就直接去留學讀了博士?從小到大一直都是名列前茅的“學霸”嗎?

  高聯麗:我只是個普通家庭的普通學生,出生在四川省雅安市,成績沒有一直名列前茅,名列前茅的都去清華北大了。大學畢業直接申請讀博士,主要是因為我那時對自己有了較清晰的規劃,決定以后要在計算機領域深造下去。

  記者:但讀博士還是4年就順利畢業了?

  高聯麗:總體比較順利,但是過程還是很艱辛的。比如, 讀博剛開始時,如何和導師清晰流暢地溝通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。導師一般都很忙,我和她溝通見面的時間每次也就幾分鐘。剛開始需要用英文在兩分鐘內清晰描述出自己想做的課題,是一件很有挑戰的事情。

  本質上,我認為讀博士是一件很難的事,我覺得博士能讀下來,生活中很多事情就能迎刃而解了。

印象深刻的研究

  記者:您的研究方向是什么?有何應用?如何理解機器的視覺認知能力?

  高聯麗:我是做基礎科學研究的,偏向于理論基礎研究,所以它有一個特點就是,不是每一個科研成果都能立馬運用于實踐。

  目前在3到5年內的研究方向是跨計算機視覺和人類自然語言。通俗地講,就是讓機器不僅有視覺,還有一定的認知能力。實現讓計算機去模擬人類,把看到的東西用語言描述出來,當你問它問題時,它能把它看到的東西回答出來。

  這個成果未來可運用在盲人產品上,跟隨盲人出行,這樣的技術便能把它看到的美麗風景用語言描述出來,說給盲人聽。但我其他方向的研究如分割等技術,是可以應用于醫學圖像的研究,支持醫學診斷系統。

  記者:在您過去近十年的科研中,有哪些科研項目讓您印象深刻?

  高聯麗: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們目前還沒有成功突破的問題。比如我現在和學生做的一個關于讓計算機識別鬧鐘,并準確地說出時間的這個研究,目前已經進行了3個月了,進展相當緩慢,剛才看到的實驗結果還只是準確率15%。

  這項研究中,首先需要讓機器人能定位到墻上有個鬧鐘就很難,再細致到分針和秒針,一橫和一豎,難度成幾何倍上升。這些在人類看來是很簡單,但在計算機里就是“01”“01”。

  還有一個很關鍵的原因是目前的樣本數據集合非常少,導致這一研究更加的艱難。

  記者:做一個科研項目都這么難,您是如何做到這么高產又高質量的?

  高聯麗:時間累積出來的,產出一定和你付出的成正比。計算機領域的科研是一個拼體力和腦力的工作。

  目前人工智能處在風頭上,技術兩個月就迭代一次,天天讀文獻必不可少。其次,我們需要定位什么關鍵性問題還沒有解決,之后制定解決方案,然后編寫大量的代碼驗證方案的有效性。有的研究需要反復一百多次實驗,有的可能相對少一些,三十幾次吧。最后,我們需要把有效的解決方案通過論文的方式總結展現出來。期刊論文從科研開始到發表,周期一般在一年以上。

快樂科研

  記者:“青橙獎”獎金100萬,準備怎么使用?

  高聯麗:先請學生吃飯,然后帶父母旅游。其次是現在我的工作中遇到一些瓶頸,關于教育專業的知識還有些缺乏,我想去補一下。

  博士畢業回國后,便回到母校當老師,我原以為當老師主要是培養學生的科研能力,但后來才發現,我們更需要去培養學生的綜合能力,比如溝通能力、人際交往能力、抗挫能力、規劃能力等。我會拿出獎金的一部分用于教育學、心理學等學科的專項學習中。

  我想去學習的主要原因是因為我喜歡當老師,我喜歡和學生們在一起,我覺得當老師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,我給我的學生說,有一天,你們每個人都比我厲害了,我就覺得我成功了。

  記者:從什么時候開始喜歡當老師的?

  高聯麗:成為老師后。原來我做科研很快樂,所以選擇回到學校,學校能給我提供單純的環境做科研,后來我發現當老師也很快樂。我的科研工作是讓機器人像人一樣,而我的教師工作是讓真正的人能成長、會創新、有收獲,教師工作更有切實的成就感。

  

  報道鏈接:

  http://paper.cnwomen.com.cn/content/2019-10/23/064189.html?sh=top


大中华彩票|手机app下载

編輯:  / 審核:  / 發布者:陳偉